奶昔香草君

all哈 all金 all夏 ALL黑子 总之很多,杂食性的
热爱阅读,写作,手帐
虽然练字但仍然不好看(๑˙ー˙๑)
爱好所有酸和甜的食物
还是想要做好自己,朝理想中的自己走去。

【轰出胜】 把你捧在手心里 (一)


爱他就把他画在手上

私设有

假设有种个性,可以将颜料转换成现实版VR人物,画在手里就可以变成类似于小人的黑科技,能陪你聊天能预测天气……就是没法艹。
相应的,有时候小人也会提出要求,但你只要补充颜料给他画上去就行了。
有不少求而不得的人的将暗恋的人画在手心里,聊以慰藉。
所以导致了手套销量的蹭蹭上升。
……
轰焦冻和爆豪胜己偷偷将绿谷出久画在了手上。然而绿谷出久并不知道。绿谷出久计划在手上画一个欧尔麦特。轰焦冻和爆豪胜己则绞尽脑汁地想让绿谷出久放弃这个念头,并且将他画在手心上。
……

沙雕文


各种个性的出现层出不穷,就算是再离奇的个性也在意料之中。

但可以将颜料转换为现实版VR人物的特殊个性还是震惊了举国上下。

衡量了一下利弊,个性拥有者二话不说就申请了专利,开了无数的分店。如果是放在以前,谁都没想过一盒颜料能贵出天际。

然而,凡事都有个但是。为了心中的男神女神,人们纷纷将目光放在了储蓄卡上。一时间,心碎的声音不绝于耳。

所以,炎炎夏日,在这个连在外面站一会都能汗流浃背的季节有两位造型杀马特,气场是我就不羁爱自由。

偏偏他们模样又生的俊秀,脸上却是乌云翻滚,额头上就差写着“生人勿近”这几个大字的高中生相当严肃的站在被粉红色包围的店里仔细挑选颜料,也就不足为奇了。

期间有人好奇的打量他们,爆豪胜己就一一瞪了回去,顺便把不经意间勾头上的蕾丝缎带挂了回去。

看什么看啊?谁还没个暗恋对象。要不是因为臭久,这种店他平时连看都不会看一眼的。

不过这如果是臭久穿这颜色呢?爆豪胜己沉思,说起来,臭久的发色就是这种绿吧?

清清爽爽的,看着就令人心生愉悦,如同绿谷出久本人一般。

……

内心难得充满粉红色泡泡的爆豪胜己心虚的想着,脸上不觉有些发烧。结合自身个性和高温。浑然不知自己脸红的像是中暑。

“兄弟,来块冰不?自产自销,包你透心凉!”一大叔见状特殷勤的问。

他正好是个具有冰冻个性的能力者,颜料本来就贵,能赚点外快岂不是更好?大叔越想越美滋滋。何况这天本身就热,他相信这少年绝对不会拒绝。

爆豪胜己陷入了犹豫中。

大叔暗搓搓了手,准备好收钱。

可惜他今天运气不佳。

如果放在平时,爆豪胜己是绝对会来一块冰的,但今天,轰焦冻正目不斜视的挑选着颜料,一副热是什么玩意的嚣张样(并不),他怎么能在情敌面前示弱?

爆豪胜己恶狠狠的瞪着大叔:你打哪来的,给我回哪去。大叔显然没能领会其含义,刚张口就被爆豪胜己的手中不断冒出的火焰吓的往后退了一步。

正在认真挑选颜料的轰焦冻眼皮跳了跳,那口气活像是大街上卖十块钱三张盗版碟的——听着就猥琐。他又刚好在,大叔今天真是不幸踢到了铁板。

轰焦冻悄悄在领口铺了一层冰,凉爽的气息顺着脖颈蔓延而上,神清气爽的继续挑选着颜料。

随便拿走了爆豪胜己刚刚看上的颜色。

出久的头发是这个颜色吗?不能总是让出久吃炸猪排盖饭的吧?偶尔也是需要摄入维生素的,那么来个柏尔因拼盘吧,可以画个水果沙拉了……一边选一边思考的轰焦冻内心的小鸡跳起了踢踏舞。

当里个当,当里个当……

正在做“战术笔记”的绿谷出久突然打了一个喷嚏,揉揉自己发红的鼻子,疑惑不解“谁在念叨我?”

与此同时爆豪胜己的内心就没那么欢乐了。

想要的颜色没了,被那个嚣张的阴阳脸买走了。爆豪胜己再往收银台一看,悠悠然站在收银台边上向自己扬起的笑脸简直不能忍,连带着阴阳脸背包上的猫咪图案看起来都像是嘲笑,嘲笑着自己偷鸡不成蚀把米。

爆豪胜己气的脸都是绿的,赶忙挑了颜色就冲到收银台前。一边数着前面还有多少人一边看墙上的挂钟,心急如焚。

“妈的。”爆豪胜己爆了一声粗口,幽怨的气息让前面的人浑身不自在。               

“怎么今天人这么多,都吃饱了撑得没事干吗?”一脸坦然的拎着粉红色小篮子的爆豪胜己完全忘了自己也是其中一位。

因为买的人太多,等到轮到他付款时,已经是半个小时后,再急急忙忙赶回宿舍,都快七点半了。

想到如果正好被相泽老师逮到的后果,爆豪胜己跑的发型都乱糟糟的。好不容易进了电梯,爆豪胜己靠在门上直喘粗气,一手提着袋子另一只手在身上摸索着寻找钥匙。

电梯门一开,他就匆忙开门,“咯吱一声”谁知道门竟从里面打开了。

“晚上好,爆豪同学,我想请你帮我打个结构。”轰焦冻一副皮笑肉不笑的样子让爆豪胜己心中暗爽。

“小样,你刚刚不是还跑的挺快的嘛,结果现在还不是来求我了。”爆豪胜己抱着手臂调侃。

“呵呵”轰焦冻面无表情的样子让爆豪胜己觉得厌烦。

正想轰他走呢,眼一瞟,好巧不巧的看见了绿谷色。

“咳咳,行吧,看在你求我的分上。”爆豪胜己故意道,眼神直往绿谷色上瞟。

这混蛋阴阳脸抢了我的颜色就想跑?没点报酬想都不要想。

爆豪胜己笑得真诚,轰焦冻却感到心在滴血。

爆豪胜己画的时候还不忘嘲笑轰焦冻“噗哈哈哈,知道的你画的是出久,不知道的还以为你在画草丛呢?”满脸的幸灾乐祸。

轰焦冻当场就把爆豪胜己的颜料冻住了,趁爆豪胜己不注意的时候。

本着人道主义,爆豪胜己帮轰焦冻打好了结构,临到结束时。

“说好的颜料呢?”爆豪胜己挑挑眉。

“只许切一点。”轰焦冻一咬牙,将颜色递了过去。

一刀下去,爆豪胜己一不小心分了轰焦冻一半的绿谷色。

轰焦冻黑着脸离开。

送走了阴阳脸,爆豪胜己美滋滋地打算给已经画好的绿谷出久上色

然而天不遂人愿,爆豪胜己很快就发现了一个致命的弱点。

他上色技术太渣。

犹豫几番,还是去敲了轰焦冻的门。

“所以,现在轮到你来求我了?”穿着白色睡袍的轰焦冻慢悠悠地呷了一口热茶,难得笑得灿烂。

“也就今天这一次,烧水壶嫌锅炉黑!”爆豪胜己冷笑。

“呵呵。”

说归说,轰焦冻到底还是帮了。各种争论和吐槽充斥着整个房间。

……

“你这怎么这么热?”爆豪胜己皱眉。

“空调坏了。”轰焦冻不为所动,继续上色。

结果中途爆豪胜己嫌实在太热,将上衣褪去了一半,露出了腹部。

“别乱动,你一动就歪了。”轰焦冻依旧面不改色。

“你他妈有冰你当然不热,你摸摸我身上,满身的汗!”爆豪胜己火了,也不顾轰焦冻正在给自己上色,抓着轰焦冻的手就往自己肚子上碰。

结果谁也没听见门被推开的“咯吱”一声。

“轰君在吗?我找你有……”绿谷出久的声音戛然而止。

来找轰焦冻的绿谷出久就这么看到了令人遐想的这一幕。

“出,出久,不是你想的那样!”爆豪胜己结结巴巴的解释道,甚至称得上的有些慌乱。

“没事,那,那没什么事我就先走了……”绿谷出久干脆一溜烟跑了。

“出久……”轰焦冻伸出的尔康手尴尬的停在半空。

绿谷出久跑了,剩下这两个人面面相觑。

香草君有话说:hhh,早就想写这个梗了,只是因为懒,一直没动笔。

轰出胜大三角真好吃(๑>؂<๑)

hhh,感觉这集的牙总一脸痴汉,之后的那个表情就好像是怕被岳父发现了一样。

戴格的表情给我一种他是病娇的感觉。

【凹凸世界乙女向】 把你捧在手心里


私设有

假设有种画在手里就可以变成类似于小人的黑科技,能陪你聊天能预测天气……
相应的,有时候小人也会提出要求,但你只要补充颜料给他画上去就行了。
不同的小人,脾气大不同哦(´-ω-`)
……
甜甜甜
ooc预警

【格瑞的场合】

“为什么要画芦荟?”你手心里的格瑞冷着脸开口道。
“因为它像你。”你真诚地回答道。
“……”
“你确定?”
“当然喽”( ̄y▽ ̄)~*捂嘴偷笑
“真是的,都那么大了,怎么还这么任性?”格瑞无奈的说道。
“对了,今天份的牛奶呢?”格瑞一脸严肃地问你。
“马上马上😂今天忘了画了。”
“无妨。”格瑞交叉着双手,淡淡道:“我这辈子的耐心都是给你的。”
他难得温柔的笑了一下。
你知道,那只是给你一人的。

【嘉德罗斯的场合】

嘉德罗斯喝了一口茶 :“渣渣,我希望立刻就能见到汉堡。”他就这么理直气壮的看向你 ,你却只觉得这眼睛真的很美。
尽管他只是手心上的,一个小小的人。
“那为什么是命令的语气?”但你也是有底线的。
“因为我不希望别人接近我。”
“当然,你不是。”

【雷狮的场合】

“你又在研究菜谱了吗?”雷狮挑了挑眉毛,饶有兴致的看着你忙活。
“嗯。”你因为一些原因,有点心不在焉。
“你今天似乎心情不怎么样。”雷狮眯起了眼,思考着是什么惹你生气。
“又没什么事。”
“是吗?那我来教你如何做烧烤吧。”
“其实在海盗船上航行一阵也不错,你想去吗?”
“船长手把手教你。”
他的眼睛里仿佛有着星辰大海。

【金的场合】

金简直就像是个小太阳一样,每一天都很有活力,只是平衡感不太好。
“砰”的一声,金又摔倒了。
你连忙给他画了几个药品💊
“谢谢你。”金揉揉头,有些不好意思。
“没关系。”
“嘿嘿,你今天似乎心情不错呢。”
“就这样一直开心下去吧。”
“你的笑容就是我最珍贵的宝物。”
金认真的对你说着。

【安迷修的场合】

“小姐。今天晚上是不是很累?你的样子看上去很疲倦。”有着碧色眼睛的男人看着你,满脸的担忧。
“我认为没问题。”
“啊,这样的吗?”安迷修看上去似乎有些不安。
“那么,请将被子盖上,我唱一首歌给你听吧”
“晚安啊,我的小姐。”
黑暗中,安迷修的声音是很温柔的。
你很安心



【免费试用】拥有它就拥有整个宇宙,晚安宇宙手帐送给你

kinbor:

参加免费试用活动,可直接拉至文末~






kinbor联合LOFTER,邀请了治愈系插画家 @lost7 一起做了一本“晚安·宇宙”手帐本,和“晚安大家庭”一起守护你的晚安后小世界。




晚安·宇宙 领券限时折扣 点击购买>>晚安宇宙




【产品介绍】



  • 手帐本以纺织布为书衣材料,贴心的卡插、插笔位、书签都精致而细腻,封面刺绣是可爱又迷人的宇航员、玫瑰和星空。


  • 内页采用80g书写纸,不易渗墨,钢笔也能轻松hold住。





【心动亮点】


手帐本上的刺绣星星和英文字母good night采用独特夜光工艺,在黑暗里闪闪发光,带你找寻属于你的那朵玫瑰。






福利来啦~晚安·宇宙手帐本 最后一波免费试用!!!




【参与方式】 关注“kinbor”并给这篇文章点赞,然后转载或推荐本文即参与成功啦。kk会在推荐或转载本文的用户中抽取10位幸运儿试用。


【试用申请时间】7月15日—7月20日


【试用者名单公布】我们将于活动结束后,发文公布成功申请试用者的名单并私信通知


【试用反馈】幸运儿们收到产品并试用后,请晒出您美美哒的试用感受并加上标签


#kinbor手帐人生# 




kinbor X LOFTER “晚安宇宙手帐本”也已同步在kinbor天猫旗舰店销售


限时折扣 点击此处>>晚安·宇宙马上购买吧~




复制淘口令 €xUBcbamM8Ev€ 后打开手机淘宝也可以噢(。・∀・)ノ゙



钢笔安利:日本写乐(Sailor)『春之桜』&『冬之星辰』——“唤春与归,星河未落”

鸢茶:


文: @流暮 




始于1911年的写乐,是日本最古老的钢笔品牌。凭借着工匠之作的『长刀研』,给予了用户极其丰富的书写体验。而在钢尖领域,写乐同样有着出色的表现。


 


今天要介绍的,就是『四季彩』系列的两支:『春之桜』与『冬之星辰』。





『春之桜』


 


“若有人知春去处,唤取归来同住”


春季,万物萌生。


笔杆采用浅粉的色调,淡雅如千鸟之渊春日盛放的染井吉野,隐隐透出莹润之感。以樱花为名,清丽素雅,却又不失少女心。





『冬之星辰』


 


“星河欲转千帆舞”


冬季,冰冻的穹顶之上,执著闪烁着的,是永恒的星辉。


黑色是不变的经典,而星空更是绚烂的回忆。两相配合,沾染珠光的黑色笔身上,有着星星点点的晶莹。一眼望去,好像真的是深邃的星空呢。


 




春之色清丽淡雅,是不施粉黛的少女点染的芳华;冬之色风华内敛,却更像风清月孤的行者,眼中倒映夜空,披上星辉,赴向远方。


 




『书写体验』


 


四季彩系列,整笔采用树脂材料,轻盈又不失质感。握在手里,重量恰到好处,长时间书写也不会感到疲累;若你更偏爱较重的笔身所带给你的安稳,自然可以戴上笔帽书写。


笔尖方面,我更推荐F尖。因为日系的F尖偏细,既易出锋,不会出水过于汹涌,又不像EF那样容易挂纸。


这支笔的写感偏明快硬朗。笔尖整体精致纤长,笔尖上雕花繁复,极具艺术性。当你缓缓旋开笔盖的时候,依旧能领略它的锋芒。写乐的做工一向是极其严谨细致的,出色的品控带来了更好的书写体验。


但四季彩系列出名,绝非因为它的写感。在那么多钢尖中,它最为出挑的部分,还是笔身的设计。


 


日文中提及钢笔时,用的都是“万年笔”这样颇具气质的称呼。


我想,一支好钢笔确实能陪伴人多年,乃至长达一生的时间。同样的,将钢笔作为礼物赠送给对方,大概便是希望这支钢笔,可以替自己一直陪伴着对方吧?





这篇文章依旧出自我上次介绍给大家的、云停新来的文案小哥哥 @流暮 。


一如既往温柔的文字。


希望你们挥着小手绢说喜欢他!(吆喝




*** 底部惯例硬广 ***


钢笔在这里啦:点我点我点我


春之樱是现货,冬之星辰在途。可用10元优惠券。


不敢说全网最低,但也很难找到比云停低的现货了。


会卖这款钢笔,单纯是因为太好看了,我们都特别喜欢。嗯,就是因为爱嘛!




*** 底部惯例抽奖 ***


从喜欢+推荐中抽个零售价99元的文具大礼包。


从转载+评论中抽一支冬之星辰or春之樱,款式自选。

夏天啊,就应该理直气壮的窝在空调房里,抱着一个圆滚滚的西瓜用勺子舀着吃🍉

看新番,一个页面一个页面的扫下来,找着富有年代感的老电影,看他们的喜怒哀乐,还有身外的是与非。

看累了,就伸伸懒腰,吃碗拉面。熬上一锅香气扑鼻软烂黏腻的绿豆汤。好了就倒在一个大碗里,直接放冰箱冷冻。

一口咬下去,绿豆冰“咯吱咯吱”响,冻到舌头麻木,吐吐舌头还是向下一勺进攻,那是冻到舌头也不肯放弃的。

就这样满怀欣喜的度过每一天。

夜晚很美,慕色如水一般的化开,不知要到哪里才算是尽头

【轰出】 钥匙 HE 一发完结 重发

  回忆杀?
  有迷迷糊糊看不清的少年时代
  谈恋爱时智商下降的轰总?
  同居后的回忆
   ooc
  狗血的一塌糊涂
  大概有部分是玻璃糖
  但也很甜甜甜
  ???没有敏感词啊,怎么就被删了?(ノ ○ Д ○)ノ


  轰焦冻站在家门口,一手提着食品袋,一只手在身上摸索着,上衣口袋里没有,轰焦冻换了个方向,仍不死心地向裤袋里探去。

  仍旧是一无所获,那个小小的铁片就像是故意与主人闹别扭,消失的无影无踪。

  轰焦冻干脆就在门口坐了下来。

  英雄焦冻就这么一身浩然正气地坐在门口,他摩拭一簇不知名的小野花 。心里却很是怀念着那个小小的,遍布着不规律边缘的小铁片。

  某种意义上而言,他至今有过的钥匙不算少。拜安德瓦的福,轰家家大业大,巴结安德瓦的人多如牛毛,每天都能见到新的面孔,形形色色什么样的人都有。就连各个房间的钥匙也是一串一串的,铁的,不锈钢的,带有磁石的钥匙各种样式都有。拿起来沉甸甸的,握在手里捂久了还会有种灼热感。

  每次进门之前,在隔着老远的街那边,他会把钥匙从书包里掏出来,握在手心里,就这么紧紧地攥着。直到它发热,发烫,力大到手心发红。快走到门口时就会感到丝丝疼痛,诡异的是疼痛之余轰焦冻竟然感到痒丝丝的,那种说不上来的感觉让他很是畅快。

  他把钥匙扔进了书包。

  越临近家门踏出的脚步也就会越发沉重 似乎每一步都有千斤重,恨不得一步三回头。轰焦冻一只手紧紧扯着书包带子,另一只手假装在寻找那些钥匙。看上去就好像他怎么也找不到一样。

  实际上他心里很清楚那些钥匙在哪里,但他不想那么快的回去。

  那时他还太小,轰焦冻皱起眉。他清楚的记得那些没有任何反抗力量的日子,他的内心是抗拒的,但现实却不容许他反抗。

  他只能以这种方式来表达自己的不满。

  每次安德瓦咆哮着问他为什么回来的那么晚,很多训练都没时间做时他就有种隐隐的快感,尽管他要为此付出惨痛的代价。

  如同老鼠逗猫,轰焦冻的内心畅快淋漓。

  第一次郑重其事的配钥匙是在高中,那时大家为了防止敌联盟的突然袭击,开始了住宿制。每天都住在一块,每一天都吵吵闹闹的,常常能看见蓬乱着头发的同学叽拉着拖鞋,打着哈秋眼神迷离的刷着牙。

  有的时候会有特训,常常赶不上饭点,打了饭菜也多半是不合口味的。也不知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他和绿谷出久就默契的各自替对方打饭,打的多是炸猪排盖饭和凉好的荞麦面。

  一来二去的,他们本来还算熟悉的关系就更加突飞猛进更上一层。

  有时候他们同时打不到饭,就会带点什么东西跑到寝室里来煮。常常一人一碗吃的还挺香。

  为了绿谷出久进出方便。他半夜偷偷翻墙出校门跑到夜市找人打了一把钥匙,回来时还差点被相泽老师发现,翻墙时腿上擦破了好大一块。第二天就跟没事人似的把钥匙往绿谷出久桌子上“啪”地一扔,自以为潇洒的走了。

  他一边走一边想象着绿谷出久收到钥匙后的样子,努力不去看绿谷出久一脸震惊的样子。

  轰焦冻的嘴角弯起一个甜蜜的弧度,他也说不清为何会如此欣喜,光是看见绿谷的笑脸他就像是得到了什么珍宝一样欢喜。

  当天晚上绿谷出久准时推门进来,带了些上好的拿水焯过的豆腐。他们将辣椒油拌在豆腐里,再搁点香油和醋 。辣椒的红与豆腐的洁白相呼应,灼烧着两人的视网膜。一勺子下去,吃的两人脸上红通通的,一脑门的汗。

    “我姐姐给我送了一盒草莓大福,刚好够我们两个人吃。”轰焦冻一边说着,一边从柜子里取下甜点。

    轰焦冻将满满一盒草莓大福放在矮桌上,并且把它全部推给了绿谷出久。

    绿谷出久擦擦手,拿了一个。

    “真的很好吃啊。”绿谷出久边吃边说着。大概是在灯光的映照下,只一口,他的眼睛就显得异常明亮。

    “就像我们在一起时的感觉,很放松也很愉快不是吗?”轰焦冻用故作满不在乎的语气来掩盖自己内心的狂喜。然而轰焦冻并没有动草莓大福,他的勺子停留在半空中,迟迟不肯入口。

    “其实柜子里还有很多,都是你喜欢的。”这句话堵在轰焦冻的喉咙,他将这句话随着豆腐咽了下去。太多走不到一起的人最后连朋友都做不了。

   “所以我们才会是很好的朋友。”

  他眼看着绿谷出久原本明亮的眼眸瞬间暗淡无光。
 
  真是,再糟糕不过了。轰焦冻想。

  暧昧有时就像是深渊,他们就站在边缘试探,谁也没有踏出那一步的勇气。
 
  绿谷出久再没说话。

  之后能听到的声音只有碗筷的碰撞声,或者偶尔的一句“还要加些什么吗?”“谢谢,但是不了”

  “那么我先回去了,今天的训练强度太大了我很累。”这次绿谷出久回去的时间比往常要早很多,他的举动也很慌乱,连外套都忘了拿。
 
  轰焦冻不得不提醒他一句:“出久,你的外套。”

  “哦哦,对哦”绿谷出久干笑一声,转过身拿起外套就跑,就像是仓皇逃离一样。

  随着着门被狠狠关上的“哐当一声。”轰焦冻又舀了几勺辣椒油,麻痹感官也顺便麻痹自己。他想要把自己溺死在这里,辣就是辣,没有好与不好,高贵与低贱之说,只是辣的心里难受而已。

  但是如果辣过头了,也就没感觉了。轰焦冻干脆躺在榻榻米上,他伸手关了灯。望着黑漆漆的天花板,只得把自己深深地埋在被子里,缩成一团。

  轰焦冻觉得自己真是逊毙了,他其实不想这么说的。

  轰焦冻与绿谷出久的联系就这样忽地就断了。尽管明面上看不出什么,可是他们再没接触过对方。

  轰焦冻几乎又回到了最初的状态。而绿谷出久就更不用说了,天天错开时间,就担心碰上轰焦冻。连声问好都是硬着头皮说的。

  轰焦冻敏锐的察觉到绿谷出久故意与爆豪胜己走的很近,然而他却没有勇气质问他为什么。他凭什么去质问呢?如果始终不敢将爱说出口,他又凭什么去竞争?

  说来说去,还不是他自己作的,轰焦冻在心里鄙弃自己。

  其实有没有绿谷出久在,对于轰焦冻来说,生活都还是要过下去的。他以前也是这么孤独的生活的,现在当然也能这么过下去。他只是,只是有些思念出久。怀念他的笑,怀念他身上淡淡薄荷香味,怀念他眼神发亮地问自己今天晚上吃什么那种兴高采烈的样子。然而他没有和任何一个人谈起过。

  轰焦冻看上去一如既往的冷静。

  不久之后轰焦冻在一次训练中受了伤,他缠着绷带从医疗室出来时已经快将近十二点了。这么晚了,肯定是打不到饭的,至于吃不吃嘛 一晚上不吃是饿不死人的。他小时候因为完不成训练被饿的次数还少吗?轰焦冻决定先熬过这一晚上再说。

  他穿过长长的,因无人而显得格外黑暗的走廊。也是,这十一二点的,大家这时候估计都睡了吧。轰焦冻右手打着绷带,左手摸索着钥匙的去向。他好不容易摸到了钥匙正要开呢,门把却自己给“咯吱”一声开了。轰焦冻一个激灵,心想这消息也太灵通了,他刚受伤敌联盟的人就找上门来了。于是他暗地里抬手就是一个冰刃。

  “轰君?”

  “出,出久?”轰焦冻顿时张口结舌,连话都说不出个所以然。他的冰刃出到一半还可笑的指着一脸茫然的绿谷出久。

  天知道这几天里他是有多么想念他。夜晚里他总能恍惚间听到出久赤着脚在他的房间里走来走去的声音。还有他轻轻的呼吸声,就像波浪的纹路般有着浅浅的起伏。他无法否认他的思念与对绿谷出久的感情。

    他不应该再逃避了。

    “那个,那什么,我们……”轰焦冻看到绿谷出久手上的纸袋。自然而然的提起,不顾绿谷出久的阻拦。艰难的开了门。

  “先进来再说吧。”

  绿谷出久扶着轰焦冻脱了鞋子,以防他一个不稳倒了下去。然后他才靠着墙脱了鞋。他们赤着脚踩在榻榻米上,面对面坐了下来。

  双方都显得很是无措,倒是绿谷出久先开了口。

  “哦对了轰君,这是我给你带的核桃粉,我想应该会对你的伤口有所恢复。”

  察觉到轰焦冻疑惑的眼神他急忙说冲起来很香的。

  “真的,我觉得还挺好吃的。”绿谷出久信誓坦坦的说。

“谢谢你,出久”轰焦冻对上绿谷出久的眼睛,认真的说道。也谢谢你没有扔了那把钥匙,他在内心里补充道。

    ……

  “轰君你怎么在这干坐着?看这大热天的。”完成工作回家绿谷出久看见轰焦冻就在门口傻坐着,出了一脑门的汗都不知道找个阴凉地方呆着。

  还难的笑得傻乎乎的。绿谷出久一边责怪一边手忙脚乱的找出纸巾递给他,接着“咔嚓”一声开了锁。

  他们各提一半东西回到家中。

  绿谷出久把钥匙整整齐齐的放在了转角里的那个专门放钥匙啊,公文包什么的多用柜里。

  轰焦冻把荞麦面和裹上面粉的猪排并排放在桌子上。回过头来,他看见了那把钥匙,因为用了很长的一段时间,钥匙也被磨损的很严重。但是回忆不会褪色,只会随着时间的沉淀而越发珍贵,就像人的感情一样。尽管因为年份太久, 他其实有些细节都记不大清了,只记得那碗核桃粉实在是香的可以,还有,他第一次吻了一个人。

  他第一次吻了男孩,他以后也只想吻这个男孩。就算也许只是在青春期的荷尔蒙爆发驱使下的念头,他也还是想和那个男孩过完这一辈子。
 

  这是个不实际的念头,却是一个对轰焦冻来说最好的举动。

  轰焦冻记得当时自己是这么说的:“我们在一起吧。我们一起努力工作,贷款按揭买个房子。就算一开始买不起大房子,我也会努力工作争取买个大房子,让你过上好日子的。我有一块钱就给你一块钱,一碗荞麦面你吃饱了我再吃……”

  他感觉说的话有一半都是重复的。颠三倒四,絮絮叨叨也没什么新意,活像个毛头小子。但是他觉得自己必须要说出来:“绿谷出久,我喜欢你,那天是我不对。”

  “但是,我不想失去你。”

  思绪千回百转,流转至今。他们从陌生人到朋友至恋人,再到稳定的同居人,这中间的不被理解与闲言碎语何其之多。

  但是他又何其有幸,绿谷出久的那句“好。”犹如天籁之音。而他则有幸听之。

  其实现在回想起来,那真是很像渣男的话,老套还青涩,他自己都不好意思听下去。

  更何况那是个多么幼稚也不怎么现实的承诺。

  但是他们都做到了,尽管做起来是多么的不易,现实哪有这么美好。

  轰焦冻始终觉得那天绿谷出久能够答应的那天,他一定用尽了一生的运气。他让他流光溢彩,他使他不再在黑暗中下沉。

  他得到了被理解的感觉,他让他明白了幸福的滋味,就如同天晴后花会开。哪怕是最贫瘠的土地也能萌发希望的存在。生活再坏又能坏到什么程度呢?生活总会慢慢好起来的。

  他有了不可以再下沉的原因,那些陈年旧事应该成为一道伤疤,但却不是应该成为时时刺痛他的伤口。我们总是活在回忆里,但有时也应该忘却。他想自己是可以成为一个更好的人的,一个更值得绿谷出久去爱的人。

  绿谷出久值得他去努力并且为之奋斗。

  轰焦冻想,他大概永远也不会忘记绿谷出久吻上来的那一刻。他整个人的心跳都仿佛漏了一拍。两个人都面红耳赤,轰焦冻觉得也许绿谷出久自己都没想过会吻上来。

  就像此刻他吻了绿谷出久一样,两张薄薄的唇紧贴在一块,又因为羞涩而很快分开。犹如孩子般纯洁,只是蜻蜓点水一样的吻。

  而这,就是他们毕生所追求的。

  end



香草君有话说:写的时候自己都觉得啊啊啊,这算什么情话啊,天哪,说它土味都是在夸它 。

  虽然说我没谈过恋爱,但是有沉入爱河的好友为例,恋爱中的人大概都会做些匪夷所思的事,就是会像比较奇怪一类。

  脑回路清奇。

  写轰总故意说他们是朋友的时候特别心虚,总觉得哪里怪怪的,我认为轰总是很有责任感的那种人。

  但是考虑到他的童年很特殊,对于感情应该比绿谷出久更加难以说出口。你不能指望一个在情感上被伤害很深的人有那么大的勇气。我认为他应该会有些患得患失,以为没有得到就不会失去。

  这跟性格没有任何关系,只是第一步难以踏出,但是可以一点点克服。

  有一段其实带了点私心,用来告诫自己的:我们不能总是活在回忆里,再疼的伤口也会结疤。让它不断折磨自己的,其实只是我们自己。

  以上观点只是个人见解,讨论可以,但是不接受开撕还是撕逼(是这两个吧?)毕竟一千个人心中有一千个哈姆雷特不是吗?
 
 

私心打个tag,逼自己更之前的文《弟弟们》

  复健复健,我太清楚我自己了,如果不打个tag来逼自己。

  《弟弟们》这篇文我肯定就懒得更的。

  会拖很久。

  所以很抱歉,我要私心打个tag。

  嗯,更完就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