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昔香草君

all哈 all金 all夏 ALL黑子 总之很多,杂食性的
热爱阅读,写作,手帐
虽然练字但仍然不好看(๑˙ー˙๑)
爱好所有酸和甜的食物
还是想要做好自己,朝理想中的自己走去。

【德哈】 明天 短篇 一发完结

*一篇无比荒诞的小故事

*报社预警

 

  战后,人们再也没有见过哈利波特与德拉科马尔福。


  在这个小镇上有两个流浪汉,一个金发,一个黑发。

  金发的神经兮兮,脸色苍白,头发生长的速度极快,因此时不时的被自己的头发勒住。

  黑发的是个半疯,好时与常人无异,疯时往死里掐金发的脖子,掐完就拍手狂笑。

  他们居无定所,在小镇上四处游荡,穿一件长长黑袍,像是万圣节过后的遗留产物,又像纠缠不休的游魂,至死不休。

  他们没有钱,无法购买衣服,食物,以及他们所需要的一切。

  但是金发会治病,他神神叨叨一通念,小点的病当场就能好,大病过个几天。金发治病的时候黑发就托着下巴朝他一笑。

  他们就靠这个混口饭吃。

  小镇上有个公共澡堂,免费的,只在星期五对外开放。

  于是每到星期五人们就能看到黑发温柔的将金发的长发仔细梳通,然后割下。所以这一周金发不会被自己的头发勒死。

  今年的冬天比以往要来的早一些,有天晚上天上飘起雪花,人们瑟缩着,把头埋进衣领里,加快了回家的步伐。

  黑发和金发没钱取暖,就把金发的头发围成一圈凑合过。

  但是金发没长出头发,黑发没能抗过去 他的生命被定格在这个冬天。

  金发的头发又开始疯长,很快蔓延到脚踝,它捆住了黑发的尸体。

  长长的头发拖着尸体,在雪地上留下一道深深的痕迹。

  以前是两个人,现在只剩下一抹幽魂。

  不久金发就死了,他的头发实在太长了,没有人替他打理。金发想把黑发给拽过来,结果却被勒住了脖子。

  他越是拉扯,脖子上的枷锁就套的越紧。

  金发的脸憋的青紫,却还是固执的不肯放手。

  他的身体抽搐了一下,“咚”的一声倒在地上,再也没起来过。

  烟花在刹那间绽放,美不胜收。


  香草君有话说:大意就是哈利被伏地魔弄得半疯,德拉科一直陪着他流浪,无论何种情况。

  德拉科马尔福永远也不会放开哈利波特。



明天就要报道了。
心碎成渣
是住宿制,半个月才能回来一次的那种。
取关请随意。
小天使的留言可能会很久才能回复,不过要是能看见的话会第一时间回复的。
暂时就想到这么多了。

不知该如何吐槽的一天。

早上挂号的时候疼的不行,到了诊室 然后医生跟别人聊天,一直没过来。

诊断后,好想吐槽,😂😂😂完全没想到我居然要歪着脖子度过半个月。

麻麻:姑娘?儿子?大猫猫? (戳戳)

我:抬手╮(﹀_﹀)╭ (角落里种蘑菇)

麻麻:姑娘,谁没个飞来横祸嘛,来,麻麻揉揉。

我:拒绝搭话

……我是突然的分割线

粑粑:嗷!这是什么玩意(╯‵□′)╯︵┴─┴

我•限定版•目瞪口呆JPG:爸你坐的我打消炎水的针上面了!!!

……

努力微笑눈_눈

hhh,无牙的小眼神呀,还有赌气向小嗝嗝喷水的表情~( ̄▽ ̄~)~
又是一份狗粮。

【轰出胜】 把你捧在手心里 (一)


爱他就把他画在手上

私设有

假设有种个性,可以将颜料转换成现实版VR人物,画在手里就可以变成类似于小人的黑科技,能陪你聊天能预测天气……就是没法艹。
相应的,有时候小人也会提出要求,但你只要补充颜料给他画上去就行了。
有不少求而不得的人的将暗恋的人画在手心里,聊以慰藉。
所以导致了手套销量的蹭蹭上升。
……
轰焦冻和爆豪胜己偷偷将绿谷出久画在了手上。然而绿谷出久并不知道。绿谷出久计划在手上画一个欧尔麦特。轰焦冻和爆豪胜己则绞尽脑汁地想让绿谷出久放弃这个念头,并且将他画在手心上。
……

沙雕文


各种个性的出现层出不穷,就算是再离奇的个性也在意料之中。

但可以将颜料转换为现实版VR人物的特殊个性还是震惊了举国上下。

衡量了一下利弊,个性拥有者二话不说就申请了专利,开了无数的分店。如果是放在以前,谁都没想过一盒颜料能贵出天际。

然而,凡事都有个但是。为了心中的男神女神,人们纷纷将目光放在了储蓄卡上。一时间,心碎的声音不绝于耳。

所以,炎炎夏日,在这个连在外面站一会都能汗流浃背的季节有两位造型杀马特,气场是我就不羁爱自由。

偏偏他们模样又生的俊秀,脸上却是乌云翻滚,额头上就差写着“生人勿近”这几个大字的高中生相当严肃的站在被粉红色包围的店里仔细挑选颜料,也就不足为奇了。

期间有人好奇的打量他们,爆豪胜己就一一瞪了回去,顺便把不经意间勾头上的蕾丝缎带挂了回去。

看什么看啊?谁还没个暗恋对象。要不是因为臭久,这种店他平时连看都不会看一眼的。

不过这如果是臭久穿这颜色呢?爆豪胜己沉思,说起来,臭久的发色就是这种绿吧?

清清爽爽的,看着就令人心生愉悦,如同绿谷出久本人一般。

……

内心难得充满粉红色泡泡的爆豪胜己心虚的想着,脸上不觉有些发烧。结合自身个性和高温。浑然不知自己脸红的像是中暑。

“兄弟,来块冰不?自产自销,包你透心凉!”一大叔见状特殷勤的问。

他正好是个具有冰冻个性的能力者,颜料本来就贵,能赚点外快岂不是更好?大叔越想越美滋滋。何况这天本身就热,他相信这少年绝对不会拒绝。

爆豪胜己陷入了犹豫中。

大叔暗搓搓了手,准备好收钱。

可惜他今天运气不佳。

如果放在平时,爆豪胜己是绝对会来一块冰的,但今天,轰焦冻正目不斜视的挑选着颜料,一副热是什么玩意的嚣张样(并不),他怎么能在情敌面前示弱?

爆豪胜己恶狠狠的瞪着大叔:你打哪来的,给我回哪去。大叔显然没能领会其含义,刚张口就被爆豪胜己的手中不断冒出的火焰吓的往后退了一步。

正在认真挑选颜料的轰焦冻眼皮跳了跳,那口气活像是大街上卖十块钱三张盗版碟的——听着就猥琐。他又刚好在,大叔今天真是不幸踢到了铁板。

轰焦冻悄悄在领口铺了一层冰,凉爽的气息顺着脖颈蔓延而上,神清气爽的继续挑选着颜料。

随便拿走了爆豪胜己刚刚看上的颜色。

出久的头发是这个颜色吗?不能总是让出久吃炸猪排盖饭的吧?偶尔也是需要摄入维生素的,那么来个柏尔因拼盘吧,可以画个水果沙拉了……一边选一边思考的轰焦冻内心的小鸡跳起了踢踏舞。

当里个当,当里个当……

正在做“战术笔记”的绿谷出久突然打了一个喷嚏,揉揉自己发红的鼻子,疑惑不解“谁在念叨我?”

与此同时爆豪胜己的内心就没那么欢乐了。

想要的颜色没了,被那个嚣张的阴阳脸买走了。爆豪胜己再往收银台一看,悠悠然站在收银台边上向自己扬起的笑脸简直不能忍,连带着阴阳脸背包上的猫咪图案看起来都像是嘲笑,嘲笑着自己偷鸡不成蚀把米。

爆豪胜己气的脸都是绿的,赶忙挑了颜色就冲到收银台前。一边数着前面还有多少人一边看墙上的挂钟,心急如焚。

“妈的。”爆豪胜己爆了一声粗口,幽怨的气息让前面的人浑身不自在。               

“怎么今天人这么多,都吃饱了撑得没事干吗?”一脸坦然的拎着粉红色小篮子的爆豪胜己完全忘了自己也是其中一位。

因为买的人太多,等到轮到他付款时,已经是半个小时后,再急急忙忙赶回宿舍,都快七点半了。

想到如果正好被相泽老师逮到的后果,爆豪胜己跑的发型都乱糟糟的。好不容易进了电梯,爆豪胜己靠在门上直喘粗气,一手提着袋子另一只手在身上摸索着寻找钥匙。

电梯门一开,他就匆忙开门,“咯吱一声”谁知道门竟从里面打开了。

“晚上好,爆豪同学,我想请你帮我打个结构。”轰焦冻一副皮笑肉不笑的样子让爆豪胜己心中暗爽。

“小样,你刚刚不是还跑的挺快的嘛,结果现在还不是来求我了。”爆豪胜己抱着手臂调侃。

“呵呵”轰焦冻面无表情的样子让爆豪胜己觉得厌烦。

正想轰他走呢,眼一瞟,好巧不巧的看见了绿谷色。

“咳咳,行吧,看在你求我的分上。”爆豪胜己故意道,眼神直往绿谷色上瞟。

这混蛋阴阳脸抢了我的颜色就想跑?没点报酬想都不要想。

爆豪胜己笑得真诚,轰焦冻却感到心在滴血。

爆豪胜己画的时候还不忘嘲笑轰焦冻“噗哈哈哈,知道的你画的是出久,不知道的还以为你在画草丛呢?”满脸的幸灾乐祸。

轰焦冻当场就把爆豪胜己的颜料冻住了,趁爆豪胜己不注意的时候。

本着人道主义,爆豪胜己帮轰焦冻打好了结构,临到结束时。

“说好的颜料呢?”爆豪胜己挑挑眉。

“只许切一点。”轰焦冻一咬牙,将颜色递了过去。

一刀下去,爆豪胜己一不小心分了轰焦冻一半的绿谷色。

轰焦冻黑着脸离开。

送走了阴阳脸,爆豪胜己美滋滋地打算给已经画好的绿谷出久上色

然而天不遂人愿,爆豪胜己很快就发现了一个致命的弱点。

他上色技术太渣。

犹豫几番,还是去敲了轰焦冻的门。

“所以,现在轮到你来求我了?”穿着白色睡袍的轰焦冻慢悠悠地呷了一口热茶,难得笑得灿烂。

“也就今天这一次,烧水壶嫌锅炉黑!”爆豪胜己冷笑。

“呵呵。”

说归说,轰焦冻到底还是帮了。各种争论和吐槽充斥着整个房间。

……

“你这怎么这么热?”爆豪胜己皱眉。

“空调坏了。”轰焦冻不为所动,继续上色。

结果中途爆豪胜己嫌实在太热,将上衣褪去了一半,露出了腹部。

“别乱动,你一动就歪了。”轰焦冻依旧面不改色。

“你他妈有冰你当然不热,你摸摸我身上,满身的汗!”爆豪胜己火了,也不顾轰焦冻正在给自己上色,抓着轰焦冻的手就往自己肚子上碰。

结果谁也没听见门被推开的“咯吱”一声。

“轰君在吗?我找你有……”绿谷出久的声音戛然而止。

来找轰焦冻的绿谷出久就这么看到了令人遐想的这一幕。

“出,出久,不是你想的那样!”爆豪胜己结结巴巴的解释道,甚至称得上的有些慌乱。

“没事,那,那没什么事我就先走了……”绿谷出久干脆一溜烟跑了。

“出久……”轰焦冻伸出的尔康手尴尬的停在半空。

绿谷出久跑了,剩下这两个人面面相觑。

香草君有话说:hhh,早就想写这个梗了,只是因为懒,一直没动笔。

轰出胜大三角真好吃(๑>؂<๑)

hhh,感觉这集的牙总一脸痴汉,之后的那个表情就好像是怕被岳父发现了一样。

戴格的表情给我一种他是病娇的感觉。